048-70498443

海外制剂厂或成人工熊胆最大赢家‘ca亚洲城’2020-10-12 04:21

争辩的焦点从否要确保中药的类似地位,到应当竖立怎样的动物维护观念,再行到西方药企阴谋论等等。证券时报记者调查找到,熊胆的有效成分熊去胆酸的生产并非被国外企业独占,国产的处境却变得很失望:一方面是根深蒂固的中药传统造成国产熊去氧胆酸价格偏高、市场狭小;另一方面是外资药厂在国市场取得较高定价的同时,大量订购国内忘了的廉价原料。并不认为对活熊取胆的道德评判和中西药的好坏品评,国产熊去氧胆酸如何走进困境也许才是当下更加急迫的问题。青岛世约通商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老板刘新安是个大忙人,3月14日隔天他从青岛飞抵北京与一个做生意伙伴见面。会面的地点就中选在北京首都机场,谈完事情,他随即从北京飞到青岛。晚上7点,证券时报记者拨通了他的电话。“国内熊去氧胆酸的生产也就10年的历史。”刘新安想起话来中气十足,几乎听不出日行1500公里的疲惫。刘新安口中的熊去氧胆酸是西医证实的熊胆中的主要有效成分,目前每月通过青岛世约出口到国外的熊去氧胆酸大约3吨,而国内有药品生产批文并通过国家GMP证书厂家生产熊去氧胆酸的月产量不过4.5吨左右。比起熊去氧胆酸,国人更为熟知熊胆。熊胆,严苛意义上是指黑熊或棕熊的胆囊,中医指出其可清热解毒、明目、起至痉,在中医应用于中,熊胆作为一味药,有数上千年的历史。由于享有较高的药用价值,杀熊取胆一度导致亚洲地区野生熊的数量大幅度上升。

海外制剂厂或成人工熊胆最大赢家

1988年,卫生部施行《关于发布命令“竖井熊胆”暂行管理办法的通报》,使人工竖井熊胆汁干品以求作为天然熊胆的替代品全草,并继续定名为“”,以区别于天然熊胆。此后,还包括归真堂在内的活熊取胆企业蓬勃发展。而据中国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透漏,目前国内共计68家合法养熊场,存栏量多达1万只,其中是非熊胆数量大约为6000至8000只。虽然归真堂的规模在养熊场行业中还远比仅次于,但毕竟第一家企图登岸创业板的活熊取胆企业。凑巧的是,国内仅次于的熊去氧胆酸原料药生产商中山百灵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与创业板也有些渊源。2001年,张和平从深圳一家制药企业重新加入一家创投公司,兼任医药行业投资经理,期望以金融资本的身份投放创业板的淘金大潮,但当时创业板发售的条件还不成熟期。2004年,张和平离开了投资公司,发动正式成立中山百灵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熊去氧胆酸是该公司的主要产品之一。2005年,中山百灵取得深圳市基石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300多万元投资,如今,中山百灵已占有了国内熊去氧胆酸将近六成的市场份额。熊去氧胆酸全称UDCA,1927年由日本人首先从中国熊胆中分离出来获得结晶,1937年确认其结构,1957年被收写入日本方,西方医学界的结论指出熊去氧胆酸是熊胆中最有效地的成分。在我国,受限于药品定价政策、消费习惯和国家批准后的熊去氧胆酸适应症范围等因素制约,熊去氧胆酸的国产制剂价格十分便宜、市场空间十分狭小。同时,这一市场还被海外制剂厂虎视耽耽,国内熊去氧胆酸行业的存活现状极为失望。制剂产品价差数十倍熊去氧胆酸行业规模仅有2.1亿家禽胆是国内厂商制作熊去氧胆酸的主要原料,全国每月生产量的家禽胆大约有2000吨左右。制作方法还包括将家禽胆做成胆膏,借此萃取出有熊去氧胆酸的主要原料,之后通过转变鹅去氧胆酸的分子结构做成熊去氧胆酸。张和平给记者忘了一笔账,“1吨家禽任性大约能做成20千克的鹅去氧胆酸,并更进一步做出约15千克的熊去氧胆酸。现在1吨原料大约是1.2万元,这样算下来,熊去氧胆酸的主要原料家禽胆一项成本价大约在900元/千克。考虑到其他原料成本、制造费用、管理费用和少量利润,熊去氧胆酸的市场价格约是2400元/千克左右。”而据记者了解到的数据,使用活熊取胆方法取得的优质熊胆粉市场价格大约为5000元至8000元/千克。因此,按单位重量的价格计,两者构成了2到3倍的价差。更进一步明确到原料药下游的制剂环节,活熊取胆的熊胆粉和熊去氧胆酸原料的价差更加显著。由于熊去氧胆酸制剂已被列为基本用药目录,价格由国家确认,目前市场上主流的熊去氧胆酸制剂按有效成分熊去氧胆酸计算出来,零售价格大约为每克6元左右。相比之下,以活熊取胆方式生产的熊胆粉在消费市场上的销售价格约为每克120元左右。根据药典规定,熊胆粉中牛磺酸熊去氧胆酸的含量为小于30%,折算为熊去氧胆酸的含量大约为25%。如果按照熊去氧胆酸这种有效成分计算出来,终端熊胆粉产品中的熊去氧胆酸单价多达每克400元。似乎,以有效成分来取决于的西药熊去氧胆酸制剂与中药熊胆粉的价格差距低约数十倍。不仅如此,即便仅有在西药的范畴内,由家对进口和国产药品的定价方式有所不同,进口产品也比国产熊去氧胆酸制剂的价格要低上数倍。记者查询的资料表明,目前进口的熊去氧胆酸制剂主要来自德国、意大利和韩国,厂商分别还包括德国福克大药厂、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和韩国大熊制药株式会社。某种程度按照有效成分来测算,上述进口产品熊去氧胆酸每克单价在40至60元区间内波动。张和平讲解,以前国内生产的熊去氧胆酸原料药在质量上与国外同类产品不存在微小差距,但最近几年,国内生产的熊去氧胆酸原料药质量已获得突破性进展,中山百灵生产的熊去氧胆酸不仅已符合中国药典标准,同时也合乎欧美日等市场的规范拒绝。因此,国产制剂与国外制剂极大的价格差距不是源于质量差距,主要还是源自品牌差距和国内的定价机制问题。在价格低廉的同时,熊去氧胆酸及其制剂行业的规模并没做到大。目前,国内熊去氧胆酸年产能大约100吨左右,实际产量仅有为50吨左右,按照2400元/千克的市场价格计算出来,总规模大约1.2亿元。再加国内的下游制剂厂商,按每年大约订购15吨熊去氧胆酸计算出来,制剂市场规模也仅有为0.9亿元,两者相乘,熊去氧胆酸行业整体在国内的销售收入仅有为2.1亿元。这个体量相对于活熊取胆行业,有可能只是九牛一毛。数据表明,中国目前有68家养熊企业,牵涉到123种中成药产品、183家下游企业,整个养熊产业的产值超过100多亿元。即便上海凯宝(300039)一家公司,以熊胆粉为主要原料的在2011年上半年即取得营业收入3.9亿元。可见国内熊去氧胆酸整个行业的销售收入仅有与上海凯宝一个产品的四分之一非常。国内市场制约多海外制剂厂或出大赢家较低的价格理论上应当有助产品市场需求的下降,不过实际情况却并不是如此。上海衡山药业有限公司是全国30多家享有熊去氧胆酸制剂批文的厂家之一,但由于市场需求低迷,目前生产熊去氧胆酸制剂的厂商仅有10家左右。上海衡山生产总监杰告诉他记者:“现在的实际情况是,以药养医的现象依然很广泛。在这种状况下,较低价格的药品很难关上市场。有时候即便中标了,医院也不订购。虽然这是一个很好的产品,但是需求量仍然上不去,现在坚决生产的10家左右的企业中,完全没只生产这个品种的厂商,因为量太小,显然养不活企业。”但反观活熊取胆下游的制剂产业和进口制剂产品,却需要取得较高的定价。杰说道:“中药价格比较较高、需求量比较较小的原因是长期以来的用药习惯。现在肝胆类药物国主要是中成药,而且特别强调原材料的胜于性,长期以来的培育和文化熏陶造成消费者更加注目活熊取胆的产品。另,中药产品的定价透明度不如西药,因为价格低,中药产品就更容易守住医院渠道。而进口制剂价格低,受到医院渠道注目,这都传输了国产熊去胆酸制剂的生存空间。”似乎,国产及其制剂行业面对的是一个价格上不去、量也放不出的失望境地。在制剂短期内无法突破瓶颈的情况下,熊去氧胆酸原料药企业自由选择了出口市场。去年,全国熊去氧胆酸的产量是50吨,国内消费仅有15吨左右,其余全部出口到国外。刘新安告诉他记者:“目前国内市场上的熊去氧胆酸需求量较少,因此出口的价格有可能优惠一些,出口大约在2200元/千克的样子,现在海外主流市场的价格大约是360美元~400美元/千克。因此从中国市场进口熊去氧胆酸,价格有可能比在海外同类低廉50美元~100美元/千克。”刘新安预测,最近几年我国熊去氧胆酸的出口量将更进一步快速增长,以每年出口85吨熊去氧胆酸、每千克低廉50美元计算出来,从中国进口熊去氧胆酸能为海外厂商每年节省多达2500万元人民币的费用。据理解,在海外熊去氧胆酸制剂产品的利润比较较高,从国内出口的熊去氧胆酸原料药在海外只有30%用作制药,其余用作生产保健品,但生产出来的药品建构的利润完全与保健品非常。而进口制剂惠的现象很有可能将在国内大规模经常出现。公开发表资料表明,韩国大熊约享有韩国90%左右的熊去氧胆酸市场。据记者理解,韩国大熊已申请人中国药品监管部门对其坐落于韩国的工厂展开证书,一旦通过证书,韩国大熊的熊去氧胆酸制剂将可以大规模转入国内。而据刘新安讲解,目前韩国有60%以上的基础原料从中国进口。这个数据指出,未来海外厂商将可以通过大量进口廉价的中国原料,经本土加工后再行返销中国市场,售价毕竟原料完全相同的中国产品的数十倍之多。事实上,熊去氧胆酸制剂类进口药物在国内的市场占有率早已十分低。2011年,全国熊去氧胆酸制剂对应熊去氧胆酸有效成分的消费量是30吨,其中国内厂商用于了15吨。也就是说,在数量方面最迟半市场被进口药物占有;而由于价格的极大差距,在销售额方面有90%以上的市场被进口制剂占ca亚洲城有。随着国内熊去氧胆酸原料药企业的之后扩产、国产制剂市场需求的持续萎靡和进口产品减缓转入国内市场的速度,未来熊去氧胆酸制剂很有可能将失去国内熊去氧胆酸市场的主动权。熊途漫漫路在?虽然熊去氧胆酸原料药和制剂在国内处境失望,但行业内的人士对未来仍充满著想象。资料表明,世界对熊去氧胆酸的年需求量大约1000吨左右,每年彩金皆有15%左右的快速增长。尽管日本人口较中国较少得多,但日本每年消耗的熊去氧胆酸高达300吨左右,韩国每年消耗的熊去氧胆酸也低约100吨以上。基石创投目前持有人中山百灵22%的股权,并驻了董事。合伙人、总裁王启文在拒绝接受记者专访时回应:“我们协助中山百灵解决问题了部分家禽胆的供应问题,中山百灵计划2012年产能再行翻一番,下一步我们期望向制剂伸延。”与基石创投的悲观观点类似于,许多行业内人士也寄予厚望熊去氧胆酸未来有期望获得长足发展。刘新安告诉他记者:“我坚信它一定能替代活熊取胆,中医药专家有可能指出这个东西过于原汁原味,指出无法替代,但是从疗效的角度来说,毫无疑问是可以几乎替代的。”但客观上说道,熊去氧胆酸行业面对的问题依然十分。其中之一就是国家定价较低,难以获得医院渠道的反对。朱文杰说道:“主要的问题是国家定价太低,中药西药的有效成分完全相同,但由于中西医是有所不同的体系,两种药品价格差距就相当大。而且现在用换一个剂型去提升价格的方法早已权宜之计了,国家的监管十分严苛。”除了换剂型,研发所含熊去氧胆酸的新药也是个理论上的办法,因为新药往往可以取得定价机制上的弯曲,使生产企业取得更佳的收益。但对于用熊去氧胆酸与其他成分配方一起制取人工熊胆粉以替换天然熊胆粉,的观点是,这必须做到大量的研究,但这个资金和时间的投放对于目前行业中的企业来说都是无法分担的,靠单个企业来做到也不现实。另一个方面则是药品营销。中药熊胆粉受到文化和传统的维护而广为患者所拒绝接受,但熊去氧胆酸对不少消费者来说却还十分陌生。导致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国产熊去氧胆酸制剂在国内销售一般都是用药品名而非商品名,制剂企业皆不不愿投放大量资源去展开推展。加之整个产业规模较小,单个企业很难拿走大笔资金展开营销。而反观活熊取胆下游的,2004年产品上市时的销售收入为1700万元,仅有用2年时间之后获得早先2亿元的销售收入。